探秘光绪死因——慈禧太后真是凶手吗?

时间:2019-11-29 11:30:18

从一般的研究态度来看,历史和文学的根本区别在于,文学需要有一种奇怪的想象力,而历史需要的是确凿的证据...如果编纂清朝的历史是如此大胆地揭示所谓的“真理”——经过检验的砒霜会推断出“凶手”,那可要小心错误。

自从媒体论坛和电影电视剧席卷大众文化生活以来,历史和文学似乎变得难以区分,真相变得一团糟。该报曾邀请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教授陈思和写一篇文章,澄清光绪之死与慈禧太后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该报还试图纠正媒体报道中混乱的历史形象。全文如下:

2008年11月2日,清史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专家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测量光绪皇帝头发中的高砷含量,得出光绪死于急性砷中毒的结论。可以理解的是,一份关于清朝光绪皇帝死因的工作报告已经通过媒体广为宣传。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清剧被神、灵、鬼精心而戏谑地叙述。此外,来自媒体论坛的专家说书人使清朝历史成为中国人民日常文化生活中的热门话题。这次是真的。历史学家、现代科学和法医都很兴奋能一起说话。然而,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死因”研究报告只宣布光绪死于砒霜,而没有报告谁是杀害光绪的凶手。我查看了中国互联网上报告的标题:“现代技术证实清光绪皇帝被砷毒死,黑仔有待检测。”这是一种非常客观和严肃的态度。然而,也在上海的一家报纸上,我看到了这篇报道:

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对光绪的头发、骨骼和衣服进行检查,得出光绪死于急性砷中毒的结论。那么是谁对光绪做了这些?历史学家认为慈禧太后是光绪的杀手

请注意,我引用的是报告的头条新闻。黑体字是原页面上编号较大的主要标题,后面是一篇篇幅较大的文章,文章分别引用了四个人的发言——中央电视台台长钟李曼的《检验光绪头发》,清西陵文物管理处耿作车的《光绪遗物与保管》,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戴毅的《慈禧太后是黑仔》,中国人民大学王冯如的《光绪死亡研究的意义》。这四篇演讲,加上头条新闻,给我的印象是《光绪死亡研究报告》不仅宣布光绪死于砒霜,还公布了光绪的死讯。光绪英年早逝的传说最初流传了100年,并在20世纪80年代初得到澄清。既然案件已经移交,现代技术不仅能检测尸体毛发中的砷含量,还能检测出砷含量中包含的凶手信息吗?

所以我很快上网寻找资料,只有经过演绎之后,我才明白这篇报道不仅仅是来自《死因研究报告》(Death Cause Study Report)的内容,而是由记者根据四篇采访材料拼凑而成的。但这样的一篇作品,把“砷中毒”的真相推上了标题,而一大篇文章则揭露了“慈禧太后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当然,这不是媒体记者编辑和捏造的结果,因为这四次采访确实都围绕着“死亡原因研究报告”。前两次采访客观地介绍了测试的原因和过程以及崇陵的保存情况。最后两次采访推断慈溪是凶手。我仔细阅读了后两篇文章。我深感失望的是,两位专家没有提供任何新的可靠证据,特别是他们与《死因研究报告》的结果无关,而是通过发表《报告》作出武断的推测。

我在网上找到了戴毅先生文章的来源。原采访于3日以“戴毅谈光绪之死”为题发表。然而,“慈禧太后就是黑仔”的内容与“光绪之死”相似。这个标题可能是记者加上的,已经变得更加耸人听闻。然而,在戴毅先生的《光绪之死》中,戴毅先生仍然没有提供任何真实的证据。他的结论基本上是基于推理。原因是“当时的皇权掌握在慈禧太后手中,而不是光绪。皇权的代表是慈禧太后。她可以发号施令,怎么办,怎么办,没人敢反对。她的命令可以执行。没有人能下这样的命令毒死光绪。没有人有权利,没有人敢,也没有人能做到。只有慈禧太后点头,只有慈禧太后才能命令幕僚执行如此重大的决定,除了慈禧太后,谁也不能发布这样的命令。”从逻辑上讲,这样的推论是好的,但是从法律常识的角度来看,最有可能杀人的人不一定就是凶手。在清朝,除了慈禧太后,没有人可以下令毒死皇帝,但是慈禧太后有权下令杀死君主吗?此外,弑君是一个阴谋。既然这是一个阴谋,你还需要法律人来承担吗?戴毅先生在《慈禧太后就是黑仔》报告中引用的话是过去流传的重复谣言。然而,最后很容易得出结论:“从测试结果和历史记录来看,这应该是事实。”我不知道这里提到的“史书”是官方历史还是非官方历史。但是权威专家的语气如此坚定,我真的很担心这样一个大胆的假设。

在《光绪之死研究的意义》一书中,冯如先生明确指出,对光绪之死的探索是“适应清朝历史的需要”。然而,他自始至终谈到的“死因”并没有使用历史材料来证明砷中毒,而是进一步提供了据说已于2005年发表的两份“重要文件”:一份是清朝外交官吴方婷与光绪四年前的日本特使之间的谈话记录,其中声明慈禧死后肯定会谋杀天皇。另一个据说是气功先生回忆说他的曾祖父看见光绪吃慈禧太后送的食物,很快就宣布了他的死讯。这真是越说越奇怪。光绪四年前其他人的八卦记录也是慈禧杀害光绪的证据?气功先生生于1912年,于2005年6月30日逝世,享年93岁。他的记忆直到2005年才被释放。此外,一位93岁的老人回忆起他曾祖父小时候讲的故事,他不知道他曾祖父当时多大。这种传说可以在任何讲故事的人可以随意交谈和玩耍的论坛上找到。如果连清史编纂者都认为这是一份“重要文件”,而且“符合修改清史的需要”,那就不再令人担忧了。

我应该说清楚,我不研究清朝的历史,我对慈禧太后是否是凶手没有成见。我只是从一般的学术态度来争论。历史与文学的根本区别在于文学需要奇特的想象力,而历史需要确凿的证据——从儒家强调“知道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你不知道什么”的学术精神到胡适之倡导的“为一件材料说一句话”的学术态度,这似乎是历史学家必须遵守的座右铭。然而,由于媒体论坛、电影和电视剧已经席卷了大众文化生活,历史和文学似乎难以区分,变成了一团真理和谬误。历史学家可以根据自己的个人兴趣来探究“慈禧太后是凶手”这样的流言蜚语。毕竟,假设的大胆需要仔细验证,以保护司机。然而,如果编纂清朝历史如此大胆,以至于暴露出所谓的“真相”——如果检测到砷,就可以推断出“凶手”,那么就有必要小心对待错误——毕竟,编纂清朝历史已经耗费了这个国家大量的金钱。

pk10官网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

    热门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gidiland.com 解愁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